咨詢熱線
  • 濟南刑事辯護律師
  • 濟南知識產權律師
  • 濟南建設工程合同糾紛
您現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>>法律新聞

聯系人: 張律師


電話:

13405313163

13105317569


郵箱:

25906823@QQ.com


QQ: 25906823


公司地址:

濟南市歷城區二環東路3966號東環國際廣場D座1705室


為大家分享一篇關于辯護律師在庭審發問的經驗的文章

發布來源:山東文聰律師事務所發布時間:2018-11-20

       在我們生活中,難免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困難,比如法律上的困難就需要我們去尋找律師們的幫助,那涉及到刑事案件的話,就需要找辯護律師來為我們處理問題了。那么,濟南刑事辯護律師在庭審過程中哪些應該問?哪些不應該問呢?小編找到了一篇關于這些的經驗合集,現在給大家分享一下:


【律師在庭審中應該發問的】


       1、事實
       庭審發問不可問實體、程序等專業問題。更何況這些法律實體、程序、證據等問題在證人這里根本無法得到證明,對于壓根就無法得到證明的問題,不如干脆不問。如果你硬要試水,被詢問者必然會沉默不語,其乃普通老百姓,我們只能問其事實細節。
       2、簡短
       庭審發問的問題宜簡短。所問問題一定是可以控制的,換句話說,你要保證被詢問者的回答對你是沒有風險的,確保其給你一個簡短的回答。因此,應盡量讓自己的問題是選擇性問題,無限縮小證人謊言性回答的空間。
       3、防守
       庭審發問猶如一場平緩的足球比賽:上半場控方舉證,下半場辯方舉證。在這場比賽中,雖然沒有體力上的激烈對抗,但卻是智力上的縝密交鋒。因此,當控方舉證時,你需要做的是守球,而不應該主動地去進攻,因為進攻往往會出現漏洞,接下來將要發生什么,可想而知。
       4、變換
        庭審發問要學會變換問法。對于同一個問題,同一個事實,我們完全可以通過智慧的技術處理,把其設計成開放性問題或者封閉式問題,當發問時,證人跑題,如何把證人拉回來呢?你可以冷靜地重復一遍,或者你馬上變換一種“問法”,以求得到同樣地答案。
       5、捆綁
       我們以往的發問,問題要么大而空,要么虛而假,要么直接卻無穿透力,要么僅停留在法律層面令毫無法律知識的被詢問者暈頭轉向。然而高超的庭審發問卻是在事實細節層面的逐層深入,被詢問者往往不知所措,峰回路轉,一問道破,此時被詢問者會恍然醒悟,然為時已晚矣。因此,辯護律師發問一定要做到:令證人感覺被用嚴密的邏輯繩索織成的密網捆綁著,無法掙脫,慢慢地令謊言在細節面前露出長長的尾巴——細節乃魔鬼也。
       6、爭議
       庭審發問一定是針對、圍繞案件中的爭議問題,我們發問的目的是為“爭議問題”得到確證。因此控辯雙方都認可的問題,便無需再重復發問,因為問的越多越雜亂,進而會稀釋主要爭議問題,從而淹沒我們的辯護目標。最終的結局只有一個——模糊事實,使本可查清的法律事實石沉大海。
      7、隱含
       不要期待從被詢問者口中直接得到答案。你要相信,我們想要的答案一定是隱含在被詢問者的回答里。因此,高超的庭審發問從頭到尾都不需要被詢問者直接回答,因為我們密織的“問題邏輯鏈”中已經包含你所需要的“答案”,在“一問一答”的循環中,我們所要的“答案”已經“浮出水面”,然而被詢問者卻“渾然不知”,此時此刻,我們已經使法官、檢察官形成內心確信。
       8、常識
        庭審發問時要用“常識性”的眼光去審視被詢問者。實踐中,辯護律師往往會預先假定被詢問者熟知“爭議問題”,深諳此問題的法律“構成要件”,此時,你已經把你自己假定為被詢問者,你的所思、所想已經把你死死束縛,被詢問者等價于你靈魂的附庸。如果辯護律師放任此種心理在內心深處蔓延,其結果必然是被問者答非所問,亦或得出主觀臆測的“法律事實”,而非你所期望的無限接近的“客觀事實”。因此,律師的發問決不能脫離生活邏輯、常識,否則,就是在空想、幻想,不自覺間你已然陷入了自問自答的無底深淵。
       9、情景
       庭審發問不是問題的堆砌與疊加。辯護律師要肢解事實細節——編織“發問密網”——剪輯出電影式的影像——讓事實細節在法官、檢察官的腦海里像放電影一樣緩緩放映,而非把互不關聯的碎片化問題亂放一起,傾倒給法庭。因此,我們在庭審發問時,要盡量多提一些關聯但又不確定性的問題,最好只提以W開頭的簡短問題,利用泛泛的提問讓被詢問者不受影響地回答其他一些問題,引導被詢問者回憶當時事情發生的經過,讓聽者產生電影感。
       10、讓問題飛一會
       庭審發問時要有所鋪墊,有點懸念,讓“問題飛一會”。因此不要操之過急,不要試圖在開始就問終極性的問題,一竿子插到底,企圖得到直接回答。要知道每一個證人的防備心理都是極強的,尤其是控方證人。因此在發問初始階段,要做到蜻蜓點水式的謹慎觸碰、試探:要問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(這些問題看似毫無目的性、邏輯性,其實質是為你的終極目標埋伏筆服務的,恰如下圍棋的黑白棋子),順著證人的心理問下去,給其心理按摩。
       11、柔和
       庭審發問要建立“距離感”。發問時,用老百姓聽得懂的俗語,用柔和、親近且平緩的語氣來與證人建立親近感,消除其防備心理。事實細節一定要在平和的語言中緩緩流淌,這樣才更有力量。
       12、心理
       庭審發問永遠是一場辯護律師與被詢問者的心理戰。辯護律師發問前一般不會事先準備太多的問題,因為法庭上被詢問者的內心變化莫測,因此,庭審前,我們要對案件事實熟知,然后把事實細節拆分成被詢問者樂于回答、易于回答、不得不回答的問題鏈,降低其戒備心理,順著其心理問下去,在緊要關頭讓我們所要的答案浮出水面,戛然而止。
       13、目標
        辯護律師發問不可貪多、求全,不具有目的性,到最后適得其反。預設一個目標,通過肢解事實的方式,要么徹底否定對方觀點,揭露謊言;要么動搖對方證言的真實性,使其證言顯得不那么可信,真實性受到質疑。換句話說,詢問要達到兩個目的:第一個是“破”——證言中不真實的部分;第二是“立”——真實的事實。

律師刑事辯護


【律師在庭審中不應該發問的】


       14、停止
       不可發問對自己不利且不可控的問題。因為你不知道對方證人將要說什么,萬一其不按游戲規則出牌,你必將束手無策。因此,當我們拿到需要的答案時就一定要停下來——戛然而止。否則,再多問一個,我們剛剛得到的回答就極有可能被廢掉。換句話說,我們要防止一種不可控的風險——證人會突然給你一個相互矛盾的答案。
       15、打斷
       庭審發問要盡量避免中間插話,打斷被詢問者。你要明白一個道理:“證人說的越多,漏洞越多?!币虼?,只有讓其說,真實的、你所期待的事實才能清晰地呈現在“法庭之上”。而插話會打斷其陳述,即使它只涉及微小的理解性問題。每次插話多少都會干擾被詢問者的思路,他必定會對提問作出反應,他的回答可能因此偏離陳述的要點,最終我們極有可能得到的是一份被污染的口述事實。
       16、偽證
       庭審發問萬不可“教”證人怎么說。因為一旦踏入此雷區,你已經涉嫌《刑法》306條——律師偽證罪。但是,我們又必須通過引導性問題,盡量讓被詢問者限定在所需調查的事實范圍內回答,否則,我們的庭審將漫無目的,離爭議事實越來越遠。當然,我們要禁止誤導性發問,之所以誤導性發問被法庭所禁止,是因為我們生怕“把辯護律師的主觀意志強加給證人”,如此一來的惡果便是——扭曲客觀事實。
       17、混雜
       庭審發問時忌把多個問題混雜在一起問。法庭上,我們經常會不自覺的犯一個隱性錯誤——接連不斷的提一堆問題,這不僅給不講真話的被詢問者贏得了如何回答的思考時間,而且他們會選擇回答那些最簡單的問題,或者只回答記得最清楚的最后一個問題??傊?,不是所有的問題都被逐一作答,信息就這樣丟失了,事實就這樣被模糊了。
       18、確證
       庭審發問的目的是印證事實。因此,辯護律師萬不可加強被詢問者口中的觀點,而是要印證自我內心深處的預判。在發問之前,我們的內心深處是有答案的,我們只是想通過詢問得到確證,以說服法官和檢察官。因此,一定不要重復被詢問者所說的話,否則其會更加確信他內心深處編造的謊言。
       19、教條
       庭審發問不可教條化。我們的設問帶有“是或者不是”等字眼,并不代表該問題就是“誤導性”問題,而閉合性問題也不等于誘導性問題,但其極易滑向誘導性問題。因此“是OR不是、對OR錯”等選擇性字眼都是問題的表現形式,而非問題的本質,要切記教條化。
       所以,在處理一個一個案件時,大概可以遵循這樣的路徑:確立爭議事實——拆分事實項——肢解事實細節——編織事實細節問題鏈——運用常識邏輯鎖定證人——鎖定事實——鎖定有利的碎片化事實——推翻或者動搖事實。因此,對于證人的發問邏輯是從“證人口中找矛盾”。

丰满人妻被公侵犯日本-最新精品露脸国产在线-丰满人妻被公侵犯日本电影-国产日产欧洲无码视频